讯飞综合知识网站
您当前的位置:首页 » 学习心得 » 从李笑来事件,讲几个孔子的教诲

这两天看李笑来老师的曝光录音,真有点哭笑不得。




一方面,很“信服”李笑来,因为他真的很聪明;另一方面,为他可惜,因为他过于“聪明”了。这一句原来想写,要是他学佛了,就不会如许了。


创造如今自己有点安利人信佛的趋向,这个习气欠好,得改!不外有兴趣的朋友真的能够懂得梵学聪明!


这篇文章,我不是来伐罪李笑来老师的。


我很早听说过李笑来,但几乎没有过交集。我说几乎,是有一次差点交集上了。


有一次朋友拉个微信群,说李笑来老师想跟我聊项目合作。我说不参加,其时就退群了。起初又被拉出来,朋友说明说李笑来老师也在群里,先听听项目。我说,对不起,甚么项目我都不参加,又退群了。


记得那时候李笑来刚开了个专栏《通往财富自由之路》,卖得很火。我没跟朋友说,我很警惕两种人:一种是教人致富的;一种是教人成功的。


迩来李笑来老师的音频曝光,表面对付赚钱和如何成功的一些观点,让人大跌眼镜,也让我异常警醒。反思自己的所作所为,可否也类似。


我翻开《论语》,创造孔子老人家在两千多年前,已经给了我们很多教诲!




01


子曰:“贤哉回也!一箪食,一瓢饮,在陋巷,人不堪其忧,回也不改其乐。贤哉回也!”


大概意思是:


孔子说:“照样颜回贤德啊!颜回吃的是一小筐饭,喝的是一瓢水,住在穷陋的小房中,他人都受不了这类穷苦,他却仍旧不改向道之乐。贤德啊,颜回!”


虽然过了两千多年,但社会照样这个社会,众人寻求富贵寻求名利,丝毫没变!但颜回两千多年前就能安贫乐道,厉害吧!


以前我不理解颜回如何做到的,现在有些明白了。


财富在众人眼里很重要,在颜回那里基本就不是个事。不是说人家看不上金银财宝,而是多很好,少也无所谓,这不重要。


好比穿一件十几块钱的牛崽裤,你觉不感到很丢人?


我信任很多人都不感到丢人。因为你基本不关心这个!


十几块钱的牛崽裤和几十块钱、几百、几千块钱的牛崽裤,对你来讲,只需不破不丑,就能够啊。有人在攀比,那就让他们攀比好了,关我甚么事?


假如把牛崽裤引伸到吃、穿、住、行,事理就同样了。


颜回也如斯,有吃有喝有住不就能够了吗?他人攀比,就让他们攀比好了,关我甚么事?


生涯便是如斯,你想占领的,都占领了你。只要当你真正放下,能力占领它。


以是,一箪食,一瓢饮,在僻巷,人不堪其忧,回也不改其乐。




02


子曰:“富与贵,是人之所欲也;不以其道得之,不处也。”


这句话好理解。孔子说我们都喜欢富贵,但如果不以正确合理方式得来的,还是不要!


我很害怕那些没有底线的人。例如李笑来老师说的那种做网红忽悠傻×割韭菜赚钱的方式。


这些观念,不能说错,如果真敢做,很可能也能赚到钱。但我现在不认为这应该是一个应有的方式。


有人说:七哥,你吃干抹尽了,就可以道貌岸然指责别人了?!


老实讲,我以前确实用也用网红流量赚钱,出书、收会员、搞培训、卖围巾、做演讲,在2013年、2014年做了一些。


但有些钱,我赚不了,因为我胆小。所以后来,围巾不卖了,培训不搞了,会员不收费了,演讲不参加了,出书的事,也不热心了


为什么呢?


厚德才能载物,我德行不够啊!我总觉得收了钱,如果提供不了对应的价值,这钱就不能赚。


这钱为什么不能赚?


就像问孔子:“为什么不以其道得之的富与贵,不能处?”


孔子没有回答。以前我只能解释是自己胆小,德行不够。现在我学佛,用佛法中的观点解释是这样的:这些都有因果!


收了多少钱,就要承担多少因果!你提供相应的价值,那当然还好,相当于还了因果;如果没提供相应的价值,那以后要还就还不清了......


后来我觉得最心安的赚钱方式是读者打赏。三块五块的,各人自愿。而且,每一篇文章,只要他认真看了,三五块钱还是值得吧!也有人打赏几百的,我偶尔看见,还有些忐忑。当然,我经常会拿这些收入替他们做善事的。



03


子曰:“富而可求也,虽执鞕之士,吾亦为之。如不可求,从吾所好。”    


孔子说,如果福贵是可以求来的,哪怕做一些低贱的工作,我也愿意做。如果求不来,那我就做自己了。


幸福是奋斗出来的,富贵不一定。


想要富贵也没什么不好,只是要符合“道”。


如果孔子晚出生几百年,应该会认同佛陀的理论:福报。   


生死有命,富贵在天。也可用一个人的福报来解释。

  

这辈子有福报,可能是上辈子做了善事。


做善事是积福报的,做恶事是损福报的。


勤奋是积福报的,懒惰是损福报的。


孔子应该深信因果和福报的,所以他说:不义而富且贵,於我如浮云!


富贵如浮云,就是这么来的。不是真的富贵如浮云,是不义的富贵,才如浮云。


孔子又说:“邦有道,贫且贱焉,耻也;邦无道,富且贵焉,耻也。


有人问:你说现在算是邦有道还是邦无道啊?


呵呵。


还有一次孔子和弟子们在“陈”地的时候,粮食吃完了,跟随者也病了,都起不了身。


子路不高兴了,愤愤不平。


问曰:“君子亦有穷乎?


子曰:“君子固穷,小人穷斯滥矣。”


子路的意思是:君子怎么也有这么穷的时候吗?